主页 > 六合彩开奖结果 >

母鸡被袭击突然少一半 鸟类专家称估计是林雕

时间:2014-11-20 11:40

来源:环球网作者:邓江秀点击:

“养了一群鸡,原本想下蛋给女儿吃的,结果被该死的老鹰吃得只剩两只鸡爪了,剩下的几只,躲得过老鹰、斗得过大蛇、还有跑得过黄鼠狼,当鸡真心不容易啊!”

  昨天,网友@下溪湾之狐 的一条微博,曝光了自家在杭州余杭良渚的北草园家庭农场的土鸡“血案”。照片上农场的草丛里,有了一地鸡毛和一副被啃断的鸡爪——这是土鸡的遗骸。

  那么,凶手真的是老鹰吗?老鹰又从哪里来?剩下的鸡又该如何好好活下去?

  小朋友们,看完今天的《全家一起读》,你可能对大自然的认识又会深刻了一些吧。

  养的20来只鸡

  一下少掉了一半

  网友@下溪湾之狐是个80后,本名叫杨琪峰,是杭州某高校药学专业的毕业生,抱着回归田园的理想,学成后他回家乡良渚安溪村当起大学生村官。2011年,他租下了苕溪北岸天目山脉下200亩废弃石矿,创办了属于自己的“桃花源”——北草园农场,种水果和草药。

  戴着眼镜,一脸书生气的杨琪峰刚过而立之年。为了给2岁半女儿的早餐添个土鸡蛋,今年年初,他在农场里放养了20来只土鸡,只下蛋不吃鸡。没想到,这群“小鲜肉”魅力太足,招来了一大批流口水的飞禽走兽,可惜现在土鸡只剩下10来只了。

  对土鸡虎视眈眈的

  除了老鹰还有黄鼠狼

  杨琪峰说:“大概是农场这里依山傍水生态好的缘故,最近,我发现老鹰经常在农场上空盘旋,张着翅膀,个头比鸡大多了。有一次,还俯身冲我身边的老母鸡飞过来,老鹰没得手,倒吓了我一跳。”

  他还抱怨:“惦记着这几只鸡的,还有地里乱窜的黄鼠狼,盘踞在山脚石洞里的大花蛇。为了守住鸡,我还养了几只大笨鹅看家护院,没想到土鸡还是被各路‘神偷’顺得越来越少。”

  “为啥我肯定这鸡是老鹰捉的呢,因为黄鼠狼偷鸡一般是就地咬死,吃得不干净;蟒蛇吞鸡是连毛带脚一起下肚,神不知鬼不觉来个毁尸灭迹,但是最近它们去冬眠了,偷鸡的可能性不大;只有老鹰捉鸡才会扯一地鸡毛,还不吃鸡爪。”杨琪峰分析得精辟。

  吃掉母鸡的

  可能是一种叫林雕的猛禽

  “老鹰捉鸡”是我们儿时玩的游戏,自然界为什么会上演这残忍厮杀的一幕呢?

  原来啊,老鹰是一种猛禽,隼、鹰、鵟、鹫、雕等等种类都属于鹰,它们性情凶猛,肉食性,栖息在山林、平原一带,以鸟、鼠和其它小型动物为食是凶悍的肉食型鸟类,在江浙一带,既有大块头的“林雕”,也有鹌鹑大小的“红隼”。

  “这几只鸡遇到的估计是林雕。”浙江省自然博物馆鸟类专家范忠勇说:“春夏动物繁殖季节,老鹰的食物来源比较丰富,一般不太攻击家禽,但秋冬来临后,自然界食物来源越来越匮乏,就会叼走家禽来顿饱餐。”

  这个农场里

  还发现过小刺猬

  现在,要办家庭农场几乎是零门槛,不过,农业部门对家庭农场的要求是劳动主力必须是家庭成员,所以像杨琪峰和他爸妈这样,就必须每天自己下地劳动。

  在田间地头,全家时常冷不丁地发现稀罕的活物,也给生活增添了许多乐趣。

  “有次,我给山坡上的桃树林除草,拔着拔着,发现一窝刚出生的小刺猬,样子真是萌死人了,我没敢惊动它们,还盖好了草保护它。山上时常会有野兔蹿到我 的菜地里偷菜,兔子的天敌是蛇,我们这山坳坳里还真有蛇,人也怕蛇啊,我只好壮着胆子打掉它。”杨琪峰笑着说:“最可怕的是树丛里挂着的巨型马蜂窝,每次 采摘、施肥、除草靠近它们时,整个人神经都要紧绷起来。”

  宁静是一种坚毅,一种恬淡,一种波澜不惊的乐观从容。在这个许多人蜂拥入城的时代,反其道而行回归乡村,更需要勇气。为什么要放弃如此优越的都市白领生活,回到农村做一名“泥领”呢?

  杨琪峰的回答很简单:他从小生长在农村,后来外出求学,骨子里一直有着一份农村情结,向往着远离嘈杂喧嚣的田园慢生活。

  “可是,父母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,一辈子与土地打交道,总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坐在办公室,过白领生活。听我说要辞职回家种地,怎么都想不通,感觉失了面子,还要干苦活。”当初和父母摊牌时的情景,杨琪峰还历历在目。

  “挨过骂、拍过桌子,还不跟我说话,但是看到我种的芍药花开满山谷,水蜜桃又甜又大,黄桃又香又糯,蜜梨爽脆多汁,一手办起了这个‘小而美’的农场,回头客络绎不绝时,家人也慢慢妥协了。”

  杨琪峰说:“办了三年家庭农场,自己每天都忙忙碌碌,除了吃猪肉要上街买,其它农产品全部自家产,全家一年四季还要收获二三十万斤的水蜜桃、黄桃、蜜梨、甜柿、红心番薯等农产品供应市场,劳动和收获的过程就是与大自然打交道,其中的收获是城市生活所不能给的。”记者 施雯 通讯员 汤秋 文/摄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